归尘

希声无形(一)

 壹

  “我……到底是谁?”

  似是听到了他近乎微不可查的自言自语,不一会儿,身后便传来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,有人从身后将他拥住,略显干燥的唇蹭过他脖颈上微微跳动的动脉,低声呢喃着:

  “希声……我的希声……”

  谁的……希声?大抵是因着刚醒来的缘故,他的意识尚还有些昏沉,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似在有些运转迟缓的脑子里掰开揉碎,又重组成他所不认识的文字。他下意识的想要抬手,但身后的人显然比他反应更快,将他的手按住:

  “别动。”

  灼热的体温透过布料传到他的身上,他有些不自在的偏了偏头,他听到他的声音在寂静中想起,带着些微的颤音:

  “还不够么,江徽墨。”

  江徽墨,这三字就像是某种开关,似乎所有沉睡的记忆都在他念出这个名字时,一一复苏了起来。是了,他是宋希声,恶人谷的极道魔尊宋希声,但却不是属于江徽墨的宋希声。又或者确切的说,是不属于现在的江徽墨的宋希声,而他,宋希声确实曾经实实在在的属于他身后的这个人。

  他曾是他的爱人啊,如果说曾经有多相爱,那么如今大概就有多想远离,江徽墨三字好似早已融于他的骨血,抹不去也消不掉,就好似深可见骨的伤口结起的那层薄薄的痂,只要一抠开便又是鲜血淋漓。

  可哪怕是这般的折磨彼此,但于江徽墨来说又怎么会够呢,他轻轻的扯开宋希声腰带上的搭扣,轻吻着他肩上那一小片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,他抬头看着宋希声的脸,那双漂亮的眼睛此时正被绛紫色的布条蒙着,不知是何神情,看啊,这样的宋希声是何等的无害,他曾是爱极了他无害的模样,可那又如何呢,都不过是假的。

  当宋希声踏着累累尸骨走到他的面前时,他就已然明白他曾经所爱不过是一个幻想罢了,他恨的究竟是宋希声杀了曾经与他并肩作战的兄弟,还是恨着他所遇不过都是给骗局,他的兄弟如是、而宋希声亦如是。

  “道长啊,我们可是说好了的,不死不休。“

  是了,不死不休,江徽墨设计将他囚禁,又怎么可能会玩玩就够了呢,他与江徽墨之间有那么多的理不清,又怎么会是靠着短短的几句话,短短的几个月,甚至是不过做了几次就能够理清的,他任由着江徽墨在他的身上动作,只是沉默着,就好似默认了那句不死不休……

  见着宋希声这般,江徽墨不禁觉得他自己是何等的可笑,明明在宋希声的眼中,这世上的一切都那么的一文不值,一文不值到,他曾经恨不能将宋希声捧在手心上来宠,将他视若珍宝,可宋希声却又将这些狠狠的踩在脚底,一点一点的碾碎,而如今他宋希声却又将他江徽墨曾经所珍视的,重新用双手捧到他的面前。

  看啊,他的感情对于宋希声来说就是这般的微不足道,可他偏又天生犯贱,哪怕如此,也只想将宋希声拴在身边,一点点的折辱他,让他的眼里心里,从里到外每一处都只属于他。

  其实一个人的一生很短,短到只能去爱一个人,哪怕有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早已注定。

  ……